首页 > 打传新闻

案例:多位大学生被骗入传销窝点, 被解救出来

时间:2021-03-23 17:20:50 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率:

郭军刘国锋:两名在山东齐鲁工业大学上学的女大学生,8月底到达学校后无法上课,也没有交学费。 通报后,警方发现失联的齐鲁工业大学两名失联多日的湖南衡阳籍女大学生戴着某(21岁)、祝某(20岁)和她们的高中同学、失联一年多的湖南吉首大学学生周某(20岁)。

 

20191019113730479.jpg

经过询问,3人被传销组织的蛊惑宣传迷惑,向传销组织提交学费、生活费共计4万多元。 9月13日,备受瞩目的失联事件让传销组织感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压力,3人被传销组织威胁逃离山东泰安,南下南京. 9月15日,传销组织要求3人从南京坐火车回老家。 在派出所,三个女人沉默不语,也抗拒家人的接待。

二、陕西大四女学生失联月余被传销组织河北骗救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8月30日、31日是榆林学院学生新学期的报告时间,但大四学生周玉洁不见了。 后来,周玉洁的母亲和班主任确定了其失联。 周玉洁7月16日考完试后,开车离开榆林,21日,她给班主任打了电话。 但是,在入学前的8月24日,周玉洁的母亲打了电话。

之后,周玉洁的妈妈、老师和同学们通过电话、邮件、qq等工具进行了联系,但没有得到回应。 周玉洁来自广西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榆林学院生命科学院园林专业2011级学生,现已大四,平时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性格很好,参加过学校的各项活动,很优秀。

由于家庭经济状况不好,周玉洁大学的学费一直依赖助学贷款,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她打算暑假外出打工赚钱。 于是在同学的介绍下去了北京打工,之后失去了音信。 那家人通过很多事情知道她被霸州组织骗了,于是报警通知了学校。

9月20日上午霸州市公安局展开了联检行动,9月20日深夜,霸州市公安局在等待大部分传销人员返回巢点后,开始了彻查活动。 最终榆林学院失联几天的女大学生周玉洁被霸州警察救出。

三、河南商丘端落传销据点的10名大学生被救出

中新网商丘9月15日电(朱滔徐永强)记者从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建设办公室获悉,14日,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一举打掉辖区民居内的传销据点,救出10名当场被窝点欺骗的大学生。据介绍,10名被骗参加传销的大学生年龄为18至23岁,分别来自湖北、安徽等地。 他们带着梦想在网上就业,被商丘欺骗进行传销活动。 手机被没收出头,房间设施简陋,生活非常艰苦。

“我三四天前来,在网上招聘,来了才发现被骗了。 ”来自湖北省大冶市的胡某告诉营救人员:“一进来就开会,每天教我们一夜暴富、一夜暴富等洗脑课程。 ”经过执法人员的说服、引导和教育,许多人认识到了传销带来的危害和问题的严重性。 “今后一定要擦亮眼睛,远离它。”

梁园区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安监务牛东亚告诉记者,大学生社会经验不足,大部分传销者将矛头指向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提醒广大大学生,在网上招聘时一定要慎重,注意,不要通过正规渠道招聘,在某些不正规的网店上填写信息。

四、大学生因陷阱传销遇到母亲拒绝她怀孕借钱

绵阳江油是23岁的准大四男冯健,就读于武汉理工大学佟家头校区,是所属班级的班长。 7月16日接到初中同学的电话后,冯健去天津做暑假工作,后来电话经常关,也没人接,基本上失去了联系,直到昨天开学冯健才被报告。

妈妈郭桂兰曾经去天津找过,冯健拒绝见面,也没有通知地方。 冯健抵达天津后,在亲戚、同学那里借了8000多块钱,说“她怀孕了”,或者“生活费”之类的。 昨天,成都商报记者联系母亲郭桂兰和老师王才秀,她们表示冯健陷入传销组织。 在那里郭桂兰找到了冯健同学张耀的家人。

7月30日下午,处于关机状态的冯健给郭桂兰打了电话,表示来电地点是安徽芜湖。 在电话里,冯健说自己在建筑工地做测量工人。 工地迁到安徽芜湖,不和郭桂兰见面。 在家人的坚持下,冯健答应在天津站见面。 但是,郭桂兰等人从塘沽飞往天津时,冯健发送了邮件:

第二天,打完电话后,冯健说:“心也累,身体也累。 你在哪里? 我想见你们。 ’郭桂兰急忙给冯健打了电话,但电话还没断。 郭桂兰发短信,只能在武清人民医院见面。 但是,直到那天晚上11点,冯健才出现。 手机也在关机。昨天,记者试图给冯健的手机打电话,但还在关机。 打张耀的电话时,对方说在山西,然后挂断了电话。

今天,武汉理工大学佟家头校区正式上课。 但是,冯健还没有回学校。 但是,他给老师王才秀打电话说:“当我问你在哪里的时候? 什么时候回学校的时候,他只说在安徽实习,10月回来了,其他什么都没透露。

五、女大学生到达途中,失联在传销据点被救出7天

9月7日,记者从多人那里获悉,失联的女大学生刘辉是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学院2013级护理系学生,河北定兴县李郁庄乡人。

8月31日7点,刘辉的母亲王春兰给她准备了入学报告所需的物品,将她送到定兴县的公交车站。 正常行程中,刘辉应该坐汽车从定兴到保定,然后坐火车转发到石家庄,当天下午1点左右到学校。

当天12点54分,刘辉给母亲发了邮件说“到了”,但当天一直没有给母亲打电话。 第二天,刘辉的老师给父亲打电话,说刘辉没有来学校,手机没电了。 此后,刘辉的手机一直不通。 9月3日上午,王春兰向定兴警方报警。

今年暑假,刘辉告诉父母,他在邢台同学开的补习班上课,向父母索要12000元这学期的学费。

9月5日,刘辉的母亲在中国建设银行定兴支行查询女儿银行卡取款记录,发现8月22日,也就是暑假“打工”期间,刘辉取钱,地点在山东滨州。 8月31日,也就是刘辉失联当天,刘辉的银行卡也有取钱记录,地点也是山东滨州。 9月4日,同在山东滨州,刘辉银行卡内剩余的8000多元分三次被清除。

警方立案后,拿走了银行的监控录像。 许多调查显示,河北警方在滨州警方的支持下,于9月6日晚找到了刘辉。

六、四川看到“干爹”失联女孩子被救了被传销组织骗了。

8月30日下午,在微博上看到四川女孩去西安“干爹”失联20天的消息,受到各界关注,得到西安警方的高度重视。 报警后,西安市公安局立即安排警力展开调查,接受调查,失联女孩徐某今年23岁,是四川自贡市人,8月4日晚23点左右,一人抵达西咸阳机场,被一男一女迎接。

七、大学生看到女网民误进入传销获救后也不会忘记“大事业”。

2014年7月,高先生向记者表示,他的儿子刘先生是大一学生,本月10日,他被女网民邀请到深圳工作暑假,见面后,女网民改变事业。 从13日开始,儿子的电话发生了异常。 “他没有来接我。 他给我们打电话,他在我们哪里? 他没有告诉我们。 ’就这样,刘先生的父母从15日开始见面了。最近,宝安警方通过搜查锁定了刘先生的住所,捣毁了流通据点。 刘先生说,这位女士在网上说的是感情,来深圳见面后,停止了谈话,谈了事业。 这个事业就是“直销活油”,几个钱的产品给他买了一万元,卖了它,第一家公司的人建议他买100套。 一百万元。 最后降到了10万元。 在钱到账之前,人不能一个人外出,手机也被接受直到被救出。 但是,刘依然怀念他心中的巨大事业,自言自语说:“不能用棍子干掉直销之类的。”

八、大学生被同学欺骗进入传销组织10天后借机逃跑

7月22日,在汉中市救助管理站,他谈了10天的传销经历,谢某依然感到寒冷。 今年20岁的谢某是内蒙古科技大学的大一学生。 假期前,他接到高中同学的电话,在汉中的医院学习,请谢某暑假来汉中玩。 “她是学医的。 如果说是汉中学徒我就不怀疑了。 她不让我有事。 7月12日中午,他坐火车从内蒙古到达汉中,在车站接他的除了女学生外,还有一个自称女学生表哥的男生,从谢某到汉中“表哥”一直跟着他。 “表哥”自称在电子工厂工作,除生活费外,每月还有3000元左右的剩余,待遇非常好。 但是感谢谢某去汉中后和三个人还有餐饮的钱都在。 一副神秘的样子,这使他产生了怀疑。 13日,谢某提议回云南家。 女学生叫谢某陪她几天,然后把票还给她。 后来带他去了电子工厂的吴主任,接下来的事让谢某感觉更糟。

女子带着谢某来到某小区的顶楼,在这里他见到了吴主任和其他成员。 谢某说:“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大约有30多人,在地板上铺着垫子,他们坐在地板上聊天、上课。 进门脱鞋,喝水,洗脚,哪个公司的人会这样。 感觉他们在做,我很警惕。

接下来的十天,谢某和其他人一样住在这里,不能随便出去。 邮购组织内部的人很少交流。 大家彼此都不熟悉,30多个男女混杂在一起,睡在地上。 谢某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们一天吃两顿饭,米饭和水煮白菜,一点油都没有。 所有人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在不同的地方上课,他在一个好地方。 因为我没有认真听讲,所以没有被洗脑。 之后几天,谢某被多位主任叫去聊天,劝他放弃学业加入这个新行业,答应交2900元的入门费就可以了,保证他能赚很多钱,直到谢某脱身,给他打电话问谢某,不仅如此,谢氏还严密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没收手机、身份证、钱包,用电话发邮件,查询手机通话记录、聊天内容,甚至有人去厕所。

7月21日,谢某有机会和女学生一起外出,但一直被车站接他时的“表哥”监视着。 为了制造逃跑的机会,谢某支开了它。 谢某劝女学生和自己一起离开,被女学生拒绝了。 后来,谢某拔腿就跑,做了出租车。 最后,谢某被公安汉台分局北关派出所送到汉中市救助站。

22日上午,华商报记者陪同谢某向工商汉台分局经侦大队通报,希望协助工商部门拆除该窝点。 目前,工商部门正在介入调查。 昨天下午,谢某坐了回家的火车。

九、河南大学生暑假兼职被高中同学拉入传销窝

7月1日,王志豪在“江苏工厂”找到了一份暑假工作。 离开家的时候,对家人说了。 是高中同学找到的工作。 之后,王志豪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前几天,家人收到了他的帮助邮件。 我说钱不够。 花了200元。 之后,家人收到了手机短信,发了3000元。

接着,吴月又接到电话,声称对方和王志豪一起被传销组织骗了,但幸运地逃脱了。 对方告诉吴月,王志豪在安徽淮北市。 之后,他们急忙联系学校和当地警察,在微博上求助。

18日,记者与王志豪就读的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水利系取得了联系。 该系的薛姓负责人表示,得知此事后,正在与王志豪的家人取得联系,准备去安徽淮北。

昨天,吴月说,警方介入后,王志豪已经脱离传销组织。 王志豪说,他在传销组织里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每天给他“洗脑”,大家都在睡觉。

独一无二,在南阳读大二的23岁周口女孩小李,也在月薪3000元的虚假承诺下,被传销组织的当当. 7月5日下午,据网友介绍,小李单独抵达江西南昌打工。 不料,当天下午,她的手机被收缴,落在南昌县东新乡大洲村小学附近的邮购店,直到15日下午才寄出。 李先生不在。

李先生说,在传销窝里,自己每天的任务是“学习、学习”,有人陪她“讲故事”,有人陪她“打游戏”,对方不停地换“讲师”,换手段给她“洗脑”十、女子大学毕业找工作,进入民警辗转数千公里救出。

轻信网上的“高薪招聘”信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被诈骗陷入传销组织。 7月13日,大荔县公安局羌白派出所民警千里迢迢奔赴河北,救出被这个传销组织控制了半个月的女孩。

7月4日上午,大荔县羌白镇居民李某急忙去管区派出所:他女儿媛媛去北京找工作后失踪! 民警表示,李某的女儿媛媛今年21岁,刚从大学毕业。 她在找工作时,在网上发现了招聘信息:北京一家企业的高薪招聘人才,如果通过试用,每月工资将超过1万元。

就职的媛媛相信,6月26日,媛媛与父母告别,单独坐上开往北京的列车。 在她走后的第四天,媛媛给家里打了电话。 我只是简单地说“我经常哩”。 李某打了电话,但女儿的手机关机了。 第二天,女儿又打来电话,顺利地挂断了电话。 也是别的话。

知道这件事后,民警分析媛媛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联系北京警方,请求对方寻找媛媛下落,但几天过去了,调查没有结果。 民警决定和李某一起去北京找人。

7月6日,在北京警方的协助下,媛媛手机通话的准确位置被锁定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 7月8日,民警辗转抵达河北三河。 据当地警方分析,燕郊镇一带传销活动流行,媛媛很可能被骗陷入传销组织,大荔枝民警在当地警方协助下逐村搜查。

7月11日上午8点,民警来到了离燕郊小镇很远的村子。 刚进村,看到两个男人带着一个女青年从村民家出来。 李某看到那个女青年是自己的女儿媛媛,大声喊道。 那个女青年听到尖叫,突然甩掉了那两个男人,大声赶到父亲身边。 控制那两个男性,带媛媛媛去。

7月13日,被诈骗的传销恶魔杀害的媛媛终于被救出,由民警护送返回故乡。 那个撒谎的传销组织也被三河警察依法逮捕了。


 
------------------------------------------------------------------------------
免责声明:
1、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网站Email:zhixiaotai001@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

新闻排行

热点图文

热门资讯

网站首页 版权声明 广告发行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010-123456***网站纠错QQ:332***网络纠错:010-123456***

版权所有(C) 2010-2021 直销圈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ICP许可证编号:苏ICP备20021838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00*号

Copyright 2021 www.zhixiaot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